拆掉百萬精裝,重建一個有態度的生活空間!_網易家居圖庫

次衛也保持了空間的整體調性,干濕分離,多重照明,龍頭暗裝,墻磚連紋……處處體現出主人的細節控和極致要求。

次衛也保持了空間的整體調性,干濕分離,多重照明,龍頭暗裝,墻磚連紋……處處體現出主人的細節控和極致要求。

主衛的開間也比較大,雙臺盆設計,小便池與馬桶并存,淋浴間與落地浴缸共生,讓這個空間既多元又人性化。

主衛的開間也比較大,雙臺盆設計,小便池與馬桶并存,淋浴間與落地浴缸共生,讓這個空間既多元又人性化。

16㎡的衣帽間與休息區通過一面4.5㎡的穿衣鏡半隔斷,皮粉色的坐榻既是梳妝凳,也是日常慵懶一癱的好地方。

16㎡的衣帽間與休息區通過一面4.5㎡的穿衣鏡半隔斷,皮粉色的坐榻既是梳妝凳,也是日常慵懶一癱的好地方。

對開門的設計透露著主臥的尺度,這個主要空間,是打通了另外一個房間合成,打通之后整個主臥擁有了將近7米的窗戶,采光和風景都升級,輕松把空間感延伸到室外。

對開門的設計透露著主臥的尺度,這個主要空間,是打通了另外一個房間合成,打通之后整個主臥擁有了將近7米的窗戶,采光和風景都升級,輕松把空間感延伸到室外。

二米七米的高低吧臺,無論是小兩口日常用餐,還是朋友接待,儀式感和互動感都足夠。

二米七米的高低吧臺,無論是小兩口日常用餐,還是朋友接待,儀式感和互動感都足夠。

原來餐廳的位置做成了西廚,正面定制櫥柜,將藏酒柜、蒸烤箱、冰箱等隱藏入內,淺灰的磚、深灰的柜門、木紋的材質交錯搭配出低調又時髦的層次感。

原來餐廳的位置做成了西廚,正面定制櫥柜,將藏酒柜、蒸烤箱、冰箱等隱藏入內,淺灰的磚、深灰的柜門、木紋的材質交錯搭配出低調又時髦的層次感。

中廚作為家庭常規配置沒有改變位置,但加入了更便捷的廚電設備和健康系統,通過設備的合理規劃和材質的交錯搭配,讓它變得既好看又好用。

中廚作為家庭常規配置沒有改變位置,但加入了更便捷的廚電設備和健康系統,通過設備的合理規劃和材質的交錯搭配,讓它變得既好看又好用。

無主燈設計讓視線毫無阻擋地對接外景,在這里用餐,窗外的錦江和河對面的CBD凈收眼底,加持了用餐的儀式感和愉悅感。

無主燈設計讓視線毫無阻擋地對接外景,在這里用餐,窗外的錦江和河對面的CBD凈收眼底,加持了用餐的儀式感和愉悅感。

原本的陽臺采用大尺度的落地玻璃封入室內,這里我們設計成了超大觀景餐廳,頂面采用木飾面吊頂,配置二米二的8人寬尺寸餐桌。

原本的陽臺采用大尺度的落地玻璃封入室內,這里我們設計成了超大觀景餐廳,頂面采用木飾面吊頂,配置二米二的8人寬尺寸餐桌。

在無主燈的空間氛圍中,5種不同燈光的設計適應不同的照明需求。

在無主燈的空間氛圍中,5種不同燈光的設計適應不同的照明需求。

壁爐這種實用藝術的加入,讓待在客廳的人,體驗到極致舒適和溫暖,讓家的歸屬感升級。

壁爐這種實用藝術的加入,讓待在客廳的人,體驗到極致舒適和溫暖,讓家的歸屬感升級。

無論多晚歸家,門開的瞬間,迎接他們的不是黑漆漆的房間,而是被感應式踢腳線燈柔和照亮的家。

無論多晚歸家,門開的瞬間,迎接他們的不是黑漆漆的房間,而是被感應式踢腳線燈柔和照亮的家。

客廳地面鋪貼連紋的白色大板磚,側面的墻用白色木飾面板裝飾,一道銅片打破電視墻上灰磚帶來的冷峻,幾種材質的碰撞和工藝的考究,營造出清爽耐看奢而不華的視覺。

客廳地面鋪貼連紋的白色大板磚,側面的墻用白色木飾面板裝飾,一道銅片打破電視墻上灰磚帶來的冷峻,幾種材質的碰撞和工藝的考究,營造出清爽耐看奢而不華的視覺。

一面超大穿衣鏡側立在一角,另一邊的鞋柜,一半是封閉的自然溫潤的木紋門,一半是現代范兒的灰色玻璃門,內嵌的燈帶打亮心愛的鞋子的同時,也為出門前穿搭的最后確認創造了更愉悅的體驗。

一面超大穿衣鏡側立在一角,另一邊的鞋柜,一半是封閉的自然溫潤的木紋門,一半是現代范兒的灰色玻璃門,內嵌的燈帶打亮心愛的鞋子的同時,也為出門前穿搭的最后確認創造了更愉悅的體驗。

改造后的格局,放大自我需求:
1、放大廚房的社交性,中西雙廚房的設計更貼合他們的生活習慣;
2、餐廳改西廚后,陽臺封入室內打造7米觀景餐廳;
3、日常穿搭非常講究,所以入戶左邊小房間做成美貌與實用并存的鞋帽間;
4、不需要那么多房間,把主臥的空間感極致化,打通另一個空間做大衣帽間;
5、原有衣帽間位置成為雙臺盆盥洗間,將浴室舒適度最大化。

改造后的格局,放大自我需求: 1、放大廚房的社交性,中西雙廚房的設計更貼合他們的生活習慣; 2、餐廳改西廚后,陽臺封入室內打造7米觀景餐廳; 3、日常穿搭非常講究,所以入戶左邊小房間做成美貌與實用并存的鞋帽間; 4、不需要那么多房間,把主臥的空間感極致化,打通另一個空間做大衣帽間; 5、原有衣帽間位置成為雙臺盆盥洗間,將浴室舒適度最大化。

原始戶型是一個套四的格局,大致是上有老下有小外的居住設定,戶型本身倒是沒有太明顯的缺陷,每個臥室都僅僅是夠用。

原始戶型是一個套四的格局,大致是上有老下有小外的居住設定,戶型本身倒是沒有太明顯的缺陷,每個臥室都僅僅是夠用。

縮小 放大 上一個 下一個

首頁 > 效果圖 >

拆掉百萬精裝,重建一個有態度的生活空間!

屋主是一對年輕夫妻,十年前我們為男主父親做過全案設計,十年后,受父親的“安利”,小兩口將這次的精裝房“整形”任務委托給我們。 精裝房的雞肋之處,除了固定了視覺審美之外,更關鍵的是,開發商提供的固有格局模板,基本框定了業主的生活流程和方式,每家每戶都是一個套路。然而,房子是給人住的,業主希望打破原有套路,希望家是一個能匹配自己生活方式的容器。 比如,廚房不僅是做飯的地方,而是一個充滿儀式感的社交空間;做飯也不必是一個人的家務,而是一群人參與的親密聚會;用餐不一定要在餐桌,不同的菜品可以變換不同的場景;不必把空間浪費給偶爾的客人留宿,而是將自我的使用需求和尺度放大。設計師:吳麗輝 七間設計 設計師

屋主是一對年輕夫妻,十年前我們為男主父親做過全案設計,十年后,受父親的“安利”,小兩口將這次的精裝房“整形”任務委托給我們。 精裝房的雞肋之處,除了固定了視覺審美之外,更關鍵的是,開發商提供的固有格局模板,基本框定了業主的生活流程和方式,每家每戶都是一個套路。然而,房子是給人住的,業主希望打破原有套路,希望家是一個能匹配自己生活方式的容器。 比如,廚房不僅是做飯的地方,而是一個充滿儀式感的社交空間;做飯也不必是一個人的家務,而是一群人參與的親密聚會;用餐不一定要在餐桌,不同的菜品可以變換不同的場景;不必把空間浪費給偶爾的客人留宿,而是將自我的使用需求和尺度放大。設計師:吳麗輝 七間設計 設計師

屋主是一對年輕夫妻,十年前我們為男主父親做過全案設計,十年后,受父親的“安利”,小兩口將這次的精裝房“整形”任務委托給我們。 精裝房的雞肋之處,除了固定了視覺審美之外,更關鍵的是,開發商提供的固有格局模板,基本框定了業主的生活流程和方式,每家每戶都是一個套路。然而,房子是給人住的,業主希望打破原有套路,希望家是一個能匹配自己生活方式的容器。 比如,廚房不僅是做飯的地方,而是一個充滿儀式感的社交空間;做飯也不必是一個人的家務,而是一群人參與的親密聚會;用餐不一定要在餐桌,不同的菜品可以變換不同的場景;不必把空間浪費給偶爾的客人留宿,而是將自我的使用需求和尺度放大。設計師:吳麗輝 七間設計 設計師

屋主是一對年輕夫妻,十年前我們為男主父親做過全案設計,十年后,受父親的“安利”,小兩口將這次的精裝房“整形”任務委托給我們。 精裝房的雞肋之處,除了固定了視覺審美之外,更關鍵的是,開發商提供的固有格局模板,基本框定了業主的生活流程和方式,每家每戶都是一個套路。然而,房子是給人住的,業主希望打破原有套路,希望家是一個能匹配自己生活方式的容器。 比如,廚房不僅是做飯的地方,而是一個充滿儀式感的社交空間;做飯也不必是一個人的家務,而是一群人參與的親密聚會;用餐不一定要在餐桌,不同的菜品可以變換不同的場景;不必把空間浪費給偶爾的客人留宿,而是將自我的使用需求和尺度放大。設計師:吳麗輝 七間設計 設計師

屋主是一對年輕夫妻,十年前我們為男主父親做過全案設計,十年后,受父親的“安利”,小兩口將這次的精裝房“整形”任務委托給我們。 精裝房的雞肋之處,除了固定了視覺審美之外,更關鍵的是,開發商提供的固有格局模板,基本框定了業主的生活流程和方式,每家每戶都是一個套路。然而,房子是給人住的,業主希望打破原有套路,希望家是一個能匹配自己生活方式的容器。 比如,廚房不僅是做飯的地方,而是一個充滿儀式感的社交空間;做飯也不必是一個人的家務,而是一群人參與的親密聚會;用餐不一定要在餐桌,不同的菜品可以變換不同的場景;不必把空間浪費給偶爾的客人留宿,而是將自我的使用需求和尺度放大。設計師:吳麗輝 七間設計 設計師

屋主是一對年輕夫妻,十年前我們為男主父親做過全案設計,十年后,受父親的“安利”,小兩口將這次的精裝房“整形”任務委托給我們。 精裝房的雞肋之處,除了固定了視覺審美之外,更關鍵的是,開發商提供的固有格局模板,基本框定了業主的生活流程和方式,每家每戶都是一個套路。然而,房子是給人住的,業主希望打破原有套路,希望家是一個能匹配自己生活方式的容器。 比如,廚房不僅是做飯的地方,而是一個充滿儀式感的社交空間;做飯也不必是一個人的家務,而是一群人參與的親密聚會;用餐不一定要在餐桌,不同的菜品可以變換不同的場景;不必把空間浪費給偶爾的客人留宿,而是將自我的使用需求和尺度放大。設計師:吳麗輝 七間設計 設計師

屋主是一對年輕夫妻,十年前我們為男主父親做過全案設計,十年后,受父親的“安利”,小兩口將這次的精裝房“整形”任務委托給我們。 精裝房的雞肋之處,除了固定了視覺審美之外,更關鍵的是,開發商提供的固有格局模板,基本框定了業主的生活流程和方式,每家每戶都是一個套路。然而,房子是給人住的,業主希望打破原有套路,希望家是一個能匹配自己生活方式的容器。 比如,廚房不僅是做飯的地方,而是一個充滿儀式感的社交空間;做飯也不必是一個人的家務,而是一群人參與的親密聚會;用餐不一定要在餐桌,不同的菜品可以變換不同的場景;不必把空間浪費給偶爾的客人留宿,而是將自我的使用需求和尺度放大。設計師:吳麗輝 七間設計 設計師

屋主是一對年輕夫妻,十年前我們為男主父親做過全案設計,十年后,受父親的“安利”,小兩口將這次的精裝房“整形”任務委托給我們。 精裝房的雞肋之處,除了固定了視覺審美之外,更關鍵的是,開發商提供的固有格局模板,基本框定了業主的生活流程和方式,每家每戶都是一個套路。然而,房子是給人住的,業主希望打破原有套路,希望家是一個能匹配自己生活方式的容器。 比如,廚房不僅是做飯的地方,而是一個充滿儀式感的社交空間;做飯也不必是一個人的家務,而是一群人參與的親密聚會;用餐不一定要在餐桌,不同的菜品可以變換不同的場景;不必把空間浪費給偶爾的客人留宿,而是將自我的使用需求和尺度放大。設計師:吳麗輝 七間設計 設計師

屋主是一對年輕夫妻,十年前我們為男主父親做過全案設計,十年后,受父親的“安利”,小兩口將這次的精裝房“整形”任務委托給我們。 精裝房的雞肋之處,除了固定了視覺審美之外,更關鍵的是,開發商提供的固有格局模板,基本框定了業主的生活流程和方式,每家每戶都是一個套路。然而,房子是給人住的,業主希望打破原有套路,希望家是一個能匹配自己生活方式的容器。 比如,廚房不僅是做飯的地方,而是一個充滿儀式感的社交空間;做飯也不必是一個人的家務,而是一群人參與的親密聚會;用餐不一定要在餐桌,不同的菜品可以變換不同的場景;不必把空間浪費給偶爾的客人留宿,而是將自我的使用需求和尺度放大。設計師:吳麗輝 七間設計 設計師

屋主是一對年輕夫妻,十年前我們為男主父親做過全案設計,十年后,受父親的“安利”,小兩口將這次的精裝房“整形”任務委托給我們。 精裝房的雞肋之處,除了固定了視覺審美之外,更關鍵的是,開發商提供的固有格局模板,基本框定了業主的生活流程和方式,每家每戶都是一個套路。然而,房子是給人住的,業主希望打破原有套路,希望家是一個能匹配自己生活方式的容器。 比如,廚房不僅是做飯的地方,而是一個充滿儀式感的社交空間;做飯也不必是一個人的家務,而是一群人參與的親密聚會;用餐不一定要在餐桌,不同的菜品可以變換不同的場景;不必把空間浪費給偶爾的客人留宿,而是將自我的使用需求和尺度放大。設計師:吳麗輝 七間設計 設計師

屋主是一對年輕夫妻,十年前我們為男主父親做過全案設計,十年后,受父親的“安利”,小兩口將這次的精裝房“整形”任務委托給我們。 精裝房的雞肋之處,除了固定了視覺審美之外,更關鍵的是,開發商提供的固有格局模板,基本框定了業主的生活流程和方式,每家每戶都是一個套路。然而,房子是給人住的,業主希望打破原有套路,希望家是一個能匹配自己生活方式的容器。 比如,廚房不僅是做飯的地方,而是一個充滿儀式感的社交空間;做飯也不必是一個人的家務,而是一群人參與的親密聚會;用餐不一定要在餐桌,不同的菜品可以變換不同的場景;不必把空間浪費給偶爾的客人留宿,而是將自我的使用需求和尺度放大。設計師:吳麗輝 七間設計 設計師

屋主是一對年輕夫妻,十年前我們為男主父親做過全案設計,十年后,受父親的“安利”,小兩口將這次的精裝房“整形”任務委托給我們。 精裝房的雞肋之處,除了固定了視覺審美之外,更關鍵的是,開發商提供的固有格局模板,基本框定了業主的生活流程和方式,每家每戶都是一個套路。然而,房子是給人住的,業主希望打破原有套路,希望家是一個能匹配自己生活方式的容器。 比如,廚房不僅是做飯的地方,而是一個充滿儀式感的社交空間;做飯也不必是一個人的家務,而是一群人參與的親密聚會;用餐不一定要在餐桌,不同的菜品可以變換不同的場景;不必把空間浪費給偶爾的客人留宿,而是將自我的使用需求和尺度放大。設計師:吳麗輝 七間設計 設計師

屋主是一對年輕夫妻,十年前我們為男主父親做過全案設計,十年后,受父親的“安利”,小兩口將這次的精裝房“整形”任務委托給我們。 精裝房的雞肋之處,除了固定了視覺審美之外,更關鍵的是,開發商提供的固有格局模板,基本框定了業主的生活流程和方式,每家每戶都是一個套路。然而,房子是給人住的,業主希望打破原有套路,希望家是一個能匹配自己生活方式的容器。 比如,廚房不僅是做飯的地方,而是一個充滿儀式感的社交空間;做飯也不必是一個人的家務,而是一群人參與的親密聚會;用餐不一定要在餐桌,不同的菜品可以變換不同的場景;不必把空間浪費給偶爾的客人留宿,而是將自我的使用需求和尺度放大。設計師:吳麗輝 七間設計 設計師

屋主是一對年輕夫妻,十年前我們為男主父親做過全案設計,十年后,受父親的“安利”,小兩口將這次的精裝房“整形”任務委托給我們。 精裝房的雞肋之處,除了固定了視覺審美之外,更關鍵的是,開發商提供的固有格局模板,基本框定了業主的生活流程和方式,每家每戶都是一個套路。然而,房子是給人住的,業主希望打破原有套路,希望家是一個能匹配自己生活方式的容器。 比如,廚房不僅是做飯的地方,而是一個充滿儀式感的社交空間;做飯也不必是一個人的家務,而是一群人參與的親密聚會;用餐不一定要在餐桌,不同的菜品可以變換不同的場景;不必把空間浪費給偶爾的客人留宿,而是將自我的使用需求和尺度放大。設計師:吳麗輝 七間設計 設計師

屋主是一對年輕夫妻,十年前我們為男主父親做過全案設計,十年后,受父親的“安利”,小兩口將這次的精裝房“整形”任務委托給我們。 精裝房的雞肋之處,除了固定了視覺審美之外,更關鍵的是,開發商提供的固有格局模板,基本框定了業主的生活流程和方式,每家每戶都是一個套路。然而,房子是給人住的,業主希望打破原有套路,希望家是一個能匹配自己生活方式的容器。 比如,廚房不僅是做飯的地方,而是一個充滿儀式感的社交空間;做飯也不必是一個人的家務,而是一群人參與的親密聚會;用餐不一定要在餐桌,不同的菜品可以變換不同的場景;不必把空間浪費給偶爾的客人留宿,而是將自我的使用需求和尺度放大。設計師:吳麗輝 七間設計 設計師

屋主是一對年輕夫妻,十年前我們為男主父親做過全案設計,十年后,受父親的“安利”,小兩口將這次的精裝房“整形”任務委托給我們。 精裝房的雞肋之處,除了固定了視覺審美之外,更關鍵的是,開發商提供的固有格局模板,基本框定了業主的生活流程和方式,每家每戶都是一個套路。然而,房子是給人住的,業主希望打破原有套路,希望家是一個能匹配自己生活方式的容器。 比如,廚房不僅是做飯的地方,而是一個充滿儀式感的社交空間;做飯也不必是一個人的家務,而是一群人參與的親密聚會;用餐不一定要在餐桌,不同的菜品可以變換不同的場景;不必把空間浪費給偶爾的客人留宿,而是將自我的使用需求和尺度放大。設計師:吳麗輝 七間設計 設計師

屋主是一對年輕夫妻,十年前我們為男主父親做過全案設計,十年后,受父親的“安利”,小兩口將這次的精裝房“整形”任務委托給我們。 精裝房的雞肋之處,除了固定了視覺審美之外,更關鍵的是,開發商提供的固有格局模板,基本框定了業主的生活流程和方式,每家每戶都是一個套路。然而,房子是給人住的,業主希望打破原有套路,希望家是一個能匹配自己生活方式的容器。 比如,廚房不僅是做飯的地方,而是一個充滿儀式感的社交空間;做飯也不必是一個人的家務,而是一群人參與的親密聚會;用餐不一定要在餐桌,不同的菜品可以變換不同的場景;不必把空間浪費給偶爾的客人留宿,而是將自我的使用需求和尺度放大。設計師:吳麗輝 七間設計 設計師

屋主是一對年輕夫妻,十年前我們為男主父親做過全案設計,十年后,受父親的“安利”,小兩口將這次的精裝房“整形”任務委托給我們。 精裝房的雞肋之處,除了固定了視覺審美之外,更關鍵的是,開發商提供的固有格局模板,基本框定了業主的生活流程和方式,每家每戶都是一個套路。然而,房子是給人住的,業主希望打破原有套路,希望家是一個能匹配自己生活方式的容器。 比如,廚房不僅是做飯的地方,而是一個充滿儀式感的社交空間;做飯也不必是一個人的家務,而是一群人參與的親密聚會;用餐不一定要在餐桌,不同的菜品可以變換不同的場景;不必把空間浪費給偶爾的客人留宿,而是將自我的使用需求和尺度放大。設計師:吳麗輝 七間設計 設計師

屋主是一對年輕夫妻,十年前我們為男主父親做過全案設計,十年后,受父親的“安利”,小兩口將這次的精裝房“整形”任務委托給我們。 精裝房的雞肋之處,除了固定了視覺審美之外,更關鍵的是,開發商提供的固有格局模板,基本框定了業主的生活流程和方式,每家每戶都是一個套路。然而,房子是給人住的,業主希望打破原有套路,希望家是一個能匹配自己生活方式的容器。 比如,廚房不僅是做飯的地方,而是一個充滿儀式感的社交空間;做飯也不必是一個人的家務,而是一群人參與的親密聚會;用餐不一定要在餐桌,不同的菜品可以變換不同的場景;不必把空間浪費給偶爾的客人留宿,而是將自我的使用需求和尺度放大。設計師:吳麗輝 七間設計 設計師

屋主是一對年輕夫妻,十年前我們為男主父親做過全案設計,十年后,受父親的“安利”,小兩口將這次的精裝房“整形”任務委托給我們。 精裝房的雞肋之處,除了固定了視覺審美之外,更關鍵的是,開發商提供的固有格局模板,基本框定了業主的生活流程和方式,每家每戶都是一個套路。然而,房子是給人住的,業主希望打破原有套路,希望家是一個能匹配自己生活方式的容器。 比如,廚房不僅是做飯的地方,而是一個充滿儀式感的社交空間;做飯也不必是一個人的家務,而是一群人參與的親密聚會;用餐不一定要在餐桌,不同的菜品可以變換不同的場景;不必把空間浪費給偶爾的客人留宿,而是將自我的使用需求和尺度放大。設計師:吳麗輝 七間設計 設計師

屋主是一對年輕夫妻,十年前我們為男主父親做過全案設計,十年后,受父親的“安利”,小兩口將這次的精裝房“整形”任務委托給我們。 精裝房的雞肋之處,除了固定了視覺審美之外,更關鍵的是,開發商提供的固有格局模板,基本框定了業主的生活流程和方式,每家每戶都是一個套路。然而,房子是給人住的,業主希望打破原有套路,希望家是一個能匹配自己生活方式的容器。 比如,廚房不僅是做飯的地方,而是一個充滿儀式感的社交空間;做飯也不必是一個人的家務,而是一群人參與的親密聚會;用餐不一定要在餐桌,不同的菜品可以變換不同的場景;不必把空間浪費給偶爾的客人留宿,而是將自我的使用需求和尺度放大。設計師:吳麗輝 七間設計 設計師

屋主是一對年輕夫妻,十年前我們為男主父親做過全案設計,十年后,受父親的“安利”,小兩口將這次的精裝房“整形”任務委托給我們。 精裝房的雞肋之處,除了固定了視覺審美之外,更關鍵的是,開發商提供的固有格局模板,基本框定了業主的生活流程和方式,每家每戶都是一個套路。然而,房子是給人住的,業主希望打破原有套路,希望家是一個能匹配自己生活方式的容器。 比如,廚房不僅是做飯的地方,而是一個充滿儀式感的社交空間;做飯也不必是一個人的家務,而是一群人參與的親密聚會;用餐不一定要在餐桌,不同的菜品可以變換不同的場景;不必把空間浪費給偶爾的客人留宿,而是將自我的使用需求和尺度放大。設計師:吳麗輝 七間設計 設計師

屋主是一對年輕夫妻,十年前我們為男主父親做過全案設計,十年后,受父親的“安利”,小兩口將這次的精裝房“整形”任務委托給我們。 精裝房的雞肋之處,除了固定了視覺審美之外,更關鍵的是,開發商提供的固有格局模板,基本框定了業主的生活流程和方式,每家每戶都是一個套路。然而,房子是給人住的,業主希望打破原有套路,希望家是一個能匹配自己生活方式的容器。 比如,廚房不僅是做飯的地方,而是一個充滿儀式感的社交空間;做飯也不必是一個人的家務,而是一群人參與的親密聚會;用餐不一定要在餐桌,不同的菜品可以變換不同的場景;不必把空間浪費給偶爾的客人留宿,而是將自我的使用需求和尺度放大。設計師:吳麗輝 七間設計 設計師

拆掉百萬精裝,重建一個有態度的生活空間!其余圖片:
1 2 3
免費設計

免費設計師上門量房、免費獲取3份專業設計方案、免費獲的報價方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