距離-無間_網易家居圖庫

為未來的孩子準備的兒童房,使用了磁性黑板漆,由于未知,整個空間我們控制得比較中性。

為未來的孩子準備的兒童房,使用了磁性黑板漆,由于未知,整個空間我們控制得比較中性。

從臥室穿過衣帽間,到達我們的多功能室,此房間滿足業主各種剩余的瑣碎需求。衣帽間的補充衣柜,衣柜使用鏡面做柜門,滿足女主人在此做瑜伽等運動,還有私密的書桌空間、看書的懶人沙發。

從臥室穿過衣帽間,到達我們的多功能室,此房間滿足業主各種剩余的瑣碎需求。衣帽間的補充衣柜,衣柜使用鏡面做柜門,滿足女主人在此做瑜伽等運動,還有私密的書桌空間、看書的懶人沙發。

衛浴

衛浴

主臥室使用了黑色的木質墻面,配合原木色的家具,得到沖突又可融合的效果,每天下午,西邊的陽光灑遍整個房間,顯得恬靜而舒適。

主臥室使用了黑色的木質墻面,配合原木色的家具,得到沖突又可融合的效果,每天下午,西邊的陽光灑遍整個房間,顯得恬靜而舒適。

廚房區域一如既往干凈,簡潔。

廚房區域一如既往干凈,簡潔。

餐廳+西廚區域,是家庭最重要的空間之一,餐桌除了用餐功能之外,還有這辦公,和喝咖啡聊天等作用。男主由于工作繁忙的關系在家的時間寶貴,而西廚島臺的設計拉近了兩人之間的距離,不管是在餐桌上工作,抑或在沙發上休息。

餐廳+西廚區域,是家庭最重要的空間之一,餐桌除了用餐功能之外,還有這辦公,和喝咖啡聊天等作用。男主由于工作繁忙的關系在家的時間寶貴,而西廚島臺的設計拉近了兩人之間的距離,不管是在餐桌上工作,抑或在沙發上休息。

結構上,由于電視墻懸空放在了過道與客廳之間的區域,板分隔了兩個空間,同時又形成了L形的圍坐區!癓”的兩面分別為電視和電動升降幕布,幕布與島臺區域交集,解決了由于西廚損失的空間,得到更遠的觀影距離。

結構上,由于電視墻懸空放在了過道與客廳之間的區域,板分隔了兩個空間,同時又形成了L形的圍坐區!癓”的兩面分別為電視和電動升降幕布,幕布與島臺區域交集,解決了由于西廚損失的空間,得到更遠的觀影距離。

客餐廳擁有長條完整的飄窗,窗外規劃的是市政公園,未來的窗景也極佳,我們采用的百葉窗的形式,以方便控光,同時也為空間營造特別的光影氛圍。

客餐廳擁有長條完整的飄窗,窗外規劃的是市政公園,未來的窗景也極佳,我們采用的百葉窗的形式,以方便控光,同時也為空間營造特別的光影氛圍。

入戶區域用簡約的懸空鞋柜為空間定調,留出中和下兩個鏤空區域,“中”滿足業主回家時臨時放置隨手物件,“下”滿足放置來不及收納的鞋。

入戶區域用簡約的懸空鞋柜為空間定調,留出中和下兩個鏤空區域,“中”滿足業主回家時臨時放置隨手物件,“下”滿足放置來不及收納的鞋。

設計思路:1.一改常態, 首先把客廳電視墻的位置設計在整個客餐廳居中的位置,把空間騰出來設計超大L型沙發,滿足多人會客,聚餐。2.空間在吧臺上方還設計了投影儀,滿足業主多方面的需求。3.整個主臥室,設計成很大的套件,滿足業主閱讀,收納等。4.原廚房生活陽臺偏大, 分割出一些空間,設計出一個儲物間來,滿足收納功能。

設計思路:1.一改常態, 首先把客廳電視墻的位置設計在整個客餐廳居中的位置,把空間騰出來設計超大L型沙發,滿足多人會客,聚餐。2.空間在吧臺上方還設計了投影儀,滿足業主多方面的需求。3.整個主臥室,設計成很大的套件,滿足業主閱讀,收納等。4.原廚房生活陽臺偏大, 分割出一些空間,設計出一個儲物間來,滿足收納功能。

原戶型硬傷;1.整個客廳的橫向距離比較窄, 不好擺放家具。
2.生活陽臺偏大,廚房空間相對狹小。對于愛烹飪的業主來說,這個廚房沒辦法滿足她的需求。

原戶型硬傷;1.整個客廳的橫向距離比較窄, 不好擺放家具。 2.生活陽臺偏大,廚房空間相對狹小。對于愛烹飪的業主來說,這個廚房沒辦法滿足她的需求。

縮小 放大 上一個 下一個

首頁 > 效果圖 >

距離-無間

本案業主為年輕的夫妻,由于女主的職業關系,在家的時間比較多,所以公區功能性顯得更為重要。女主喜歡做西餐,偶爾會有家庭聚會。在思考過后,我們覺得可以滿足,所以大膽的在餐廳區域劃出了西廚及島臺的位置,加上家庭人數較少,我們又在戶型中劃片了主人的私密區域,由此改變了原有戶型的功能結構。 男女主人對于新家的想象有一定的差異,女主更傾向于文藝,木質的感受;而男主希望空間更簡約,或者更“酷”一些。在分析過后,我們認為是可以結合的,所以在方向定位上,一直在兩種感受之間找平衡。設計師:靳泰果 成都境意空間裝飾設計 設計總監

本案業主為年輕的夫妻,由于女主的職業關系,在家的時間比較多,所以公區功能性顯得更為重要。女主喜歡做西餐,偶爾會有家庭聚會。在思考過后,我們覺得可以滿足,所以大膽的在餐廳區域劃出了西廚及島臺的位置,加上家庭人數較少,我們又在戶型中劃片了主人的私密區域,由此改變了原有戶型的功能結構。 男女主人對于新家的想象有一定的差異,女主更傾向于文藝,木質的感受;而男主希望空間更簡約,或者更“酷”一些。在分析過后,我們認為是可以結合的,所以在方向定位上,一直在兩種感受之間找平衡。設計師:靳泰果 成都境意空間裝飾設計 設計總監

本案業主為年輕的夫妻,由于女主的職業關系,在家的時間比較多,所以公區功能性顯得更為重要。女主喜歡做西餐,偶爾會有家庭聚會。在思考過后,我們覺得可以滿足,所以大膽的在餐廳區域劃出了西廚及島臺的位置,加上家庭人數較少,我們又在戶型中劃片了主人的私密區域,由此改變了原有戶型的功能結構。 男女主人對于新家的想象有一定的差異,女主更傾向于文藝,木質的感受;而男主希望空間更簡約,或者更“酷”一些。在分析過后,我們認為是可以結合的,所以在方向定位上,一直在兩種感受之間找平衡。設計師:靳泰果 成都境意空間裝飾設計 設計總監

本案業主為年輕的夫妻,由于女主的職業關系,在家的時間比較多,所以公區功能性顯得更為重要。女主喜歡做西餐,偶爾會有家庭聚會。在思考過后,我們覺得可以滿足,所以大膽的在餐廳區域劃出了西廚及島臺的位置,加上家庭人數較少,我們又在戶型中劃片了主人的私密區域,由此改變了原有戶型的功能結構。 男女主人對于新家的想象有一定的差異,女主更傾向于文藝,木質的感受;而男主希望空間更簡約,或者更“酷”一些。在分析過后,我們認為是可以結合的,所以在方向定位上,一直在兩種感受之間找平衡。設計師:靳泰果 成都境意空間裝飾設計 設計總監

本案業主為年輕的夫妻,由于女主的職業關系,在家的時間比較多,所以公區功能性顯得更為重要。女主喜歡做西餐,偶爾會有家庭聚會。在思考過后,我們覺得可以滿足,所以大膽的在餐廳區域劃出了西廚及島臺的位置,加上家庭人數較少,我們又在戶型中劃片了主人的私密區域,由此改變了原有戶型的功能結構。 男女主人對于新家的想象有一定的差異,女主更傾向于文藝,木質的感受;而男主希望空間更簡約,或者更“酷”一些。在分析過后,我們認為是可以結合的,所以在方向定位上,一直在兩種感受之間找平衡。設計師:靳泰果 成都境意空間裝飾設計 設計總監

本案業主為年輕的夫妻,由于女主的職業關系,在家的時間比較多,所以公區功能性顯得更為重要。女主喜歡做西餐,偶爾會有家庭聚會。在思考過后,我們覺得可以滿足,所以大膽的在餐廳區域劃出了西廚及島臺的位置,加上家庭人數較少,我們又在戶型中劃片了主人的私密區域,由此改變了原有戶型的功能結構。 男女主人對于新家的想象有一定的差異,女主更傾向于文藝,木質的感受;而男主希望空間更簡約,或者更“酷”一些。在分析過后,我們認為是可以結合的,所以在方向定位上,一直在兩種感受之間找平衡。設計師:靳泰果 成都境意空間裝飾設計 設計總監

本案業主為年輕的夫妻,由于女主的職業關系,在家的時間比較多,所以公區功能性顯得更為重要。女主喜歡做西餐,偶爾會有家庭聚會。在思考過后,我們覺得可以滿足,所以大膽的在餐廳區域劃出了西廚及島臺的位置,加上家庭人數較少,我們又在戶型中劃片了主人的私密區域,由此改變了原有戶型的功能結構。 男女主人對于新家的想象有一定的差異,女主更傾向于文藝,木質的感受;而男主希望空間更簡約,或者更“酷”一些。在分析過后,我們認為是可以結合的,所以在方向定位上,一直在兩種感受之間找平衡。設計師:靳泰果 成都境意空間裝飾設計 設計總監

本案業主為年輕的夫妻,由于女主的職業關系,在家的時間比較多,所以公區功能性顯得更為重要。女主喜歡做西餐,偶爾會有家庭聚會。在思考過后,我們覺得可以滿足,所以大膽的在餐廳區域劃出了西廚及島臺的位置,加上家庭人數較少,我們又在戶型中劃片了主人的私密區域,由此改變了原有戶型的功能結構。 男女主人對于新家的想象有一定的差異,女主更傾向于文藝,木質的感受;而男主希望空間更簡約,或者更“酷”一些。在分析過后,我們認為是可以結合的,所以在方向定位上,一直在兩種感受之間找平衡。設計師:靳泰果 成都境意空間裝飾設計 設計總監

本案業主為年輕的夫妻,由于女主的職業關系,在家的時間比較多,所以公區功能性顯得更為重要。女主喜歡做西餐,偶爾會有家庭聚會。在思考過后,我們覺得可以滿足,所以大膽的在餐廳區域劃出了西廚及島臺的位置,加上家庭人數較少,我們又在戶型中劃片了主人的私密區域,由此改變了原有戶型的功能結構。 男女主人對于新家的想象有一定的差異,女主更傾向于文藝,木質的感受;而男主希望空間更簡約,或者更“酷”一些。在分析過后,我們認為是可以結合的,所以在方向定位上,一直在兩種感受之間找平衡。設計師:靳泰果 成都境意空間裝飾設計 設計總監

本案業主為年輕的夫妻,由于女主的職業關系,在家的時間比較多,所以公區功能性顯得更為重要。女主喜歡做西餐,偶爾會有家庭聚會。在思考過后,我們覺得可以滿足,所以大膽的在餐廳區域劃出了西廚及島臺的位置,加上家庭人數較少,我們又在戶型中劃片了主人的私密區域,由此改變了原有戶型的功能結構。 男女主人對于新家的想象有一定的差異,女主更傾向于文藝,木質的感受;而男主希望空間更簡約,或者更“酷”一些。在分析過后,我們認為是可以結合的,所以在方向定位上,一直在兩種感受之間找平衡。設計師:靳泰果 成都境意空間裝飾設計 設計總監

本案業主為年輕的夫妻,由于女主的職業關系,在家的時間比較多,所以公區功能性顯得更為重要。女主喜歡做西餐,偶爾會有家庭聚會。在思考過后,我們覺得可以滿足,所以大膽的在餐廳區域劃出了西廚及島臺的位置,加上家庭人數較少,我們又在戶型中劃片了主人的私密區域,由此改變了原有戶型的功能結構。 男女主人對于新家的想象有一定的差異,女主更傾向于文藝,木質的感受;而男主希望空間更簡約,或者更“酷”一些。在分析過后,我們認為是可以結合的,所以在方向定位上,一直在兩種感受之間找平衡。設計師:靳泰果 成都境意空間裝飾設計 設計總監

本案業主為年輕的夫妻,由于女主的職業關系,在家的時間比較多,所以公區功能性顯得更為重要。女主喜歡做西餐,偶爾會有家庭聚會。在思考過后,我們覺得可以滿足,所以大膽的在餐廳區域劃出了西廚及島臺的位置,加上家庭人數較少,我們又在戶型中劃片了主人的私密區域,由此改變了原有戶型的功能結構。 男女主人對于新家的想象有一定的差異,女主更傾向于文藝,木質的感受;而男主希望空間更簡約,或者更“酷”一些。在分析過后,我們認為是可以結合的,所以在方向定位上,一直在兩種感受之間找平衡。設計師:靳泰果 成都境意空間裝飾設計 設計總監

本案業主為年輕的夫妻,由于女主的職業關系,在家的時間比較多,所以公區功能性顯得更為重要。女主喜歡做西餐,偶爾會有家庭聚會。在思考過后,我們覺得可以滿足,所以大膽的在餐廳區域劃出了西廚及島臺的位置,加上家庭人數較少,我們又在戶型中劃片了主人的私密區域,由此改變了原有戶型的功能結構。 男女主人對于新家的想象有一定的差異,女主更傾向于文藝,木質的感受;而男主希望空間更簡約,或者更“酷”一些。在分析過后,我們認為是可以結合的,所以在方向定位上,一直在兩種感受之間找平衡。設計師:靳泰果 成都境意空間裝飾設計 設計總監

本案業主為年輕的夫妻,由于女主的職業關系,在家的時間比較多,所以公區功能性顯得更為重要。女主喜歡做西餐,偶爾會有家庭聚會。在思考過后,我們覺得可以滿足,所以大膽的在餐廳區域劃出了西廚及島臺的位置,加上家庭人數較少,我們又在戶型中劃片了主人的私密區域,由此改變了原有戶型的功能結構。 男女主人對于新家的想象有一定的差異,女主更傾向于文藝,木質的感受;而男主希望空間更簡約,或者更“酷”一些。在分析過后,我們認為是可以結合的,所以在方向定位上,一直在兩種感受之間找平衡。設計師:靳泰果 成都境意空間裝飾設計 設計總監

本案業主為年輕的夫妻,由于女主的職業關系,在家的時間比較多,所以公區功能性顯得更為重要。女主喜歡做西餐,偶爾會有家庭聚會。在思考過后,我們覺得可以滿足,所以大膽的在餐廳區域劃出了西廚及島臺的位置,加上家庭人數較少,我們又在戶型中劃片了主人的私密區域,由此改變了原有戶型的功能結構。 男女主人對于新家的想象有一定的差異,女主更傾向于文藝,木質的感受;而男主希望空間更簡約,或者更“酷”一些。在分析過后,我們認為是可以結合的,所以在方向定位上,一直在兩種感受之間找平衡。設計師:靳泰果 成都境意空間裝飾設計 設計總監

本案業主為年輕的夫妻,由于女主的職業關系,在家的時間比較多,所以公區功能性顯得更為重要。女主喜歡做西餐,偶爾會有家庭聚會。在思考過后,我們覺得可以滿足,所以大膽的在餐廳區域劃出了西廚及島臺的位置,加上家庭人數較少,我們又在戶型中劃片了主人的私密區域,由此改變了原有戶型的功能結構。 男女主人對于新家的想象有一定的差異,女主更傾向于文藝,木質的感受;而男主希望空間更簡約,或者更“酷”一些。在分析過后,我們認為是可以結合的,所以在方向定位上,一直在兩種感受之間找平衡。設計師:靳泰果 成都境意空間裝飾設計 設計總監

本案業主為年輕的夫妻,由于女主的職業關系,在家的時間比較多,所以公區功能性顯得更為重要。女主喜歡做西餐,偶爾會有家庭聚會。在思考過后,我們覺得可以滿足,所以大膽的在餐廳區域劃出了西廚及島臺的位置,加上家庭人數較少,我們又在戶型中劃片了主人的私密區域,由此改變了原有戶型的功能結構。 男女主人對于新家的想象有一定的差異,女主更傾向于文藝,木質的感受;而男主希望空間更簡約,或者更“酷”一些。在分析過后,我們認為是可以結合的,所以在方向定位上,一直在兩種感受之間找平衡。設計師:靳泰果 成都境意空間裝飾設計 設計總監

本案業主為年輕的夫妻,由于女主的職業關系,在家的時間比較多,所以公區功能性顯得更為重要。女主喜歡做西餐,偶爾會有家庭聚會。在思考過后,我們覺得可以滿足,所以大膽的在餐廳區域劃出了西廚及島臺的位置,加上家庭人數較少,我們又在戶型中劃片了主人的私密區域,由此改變了原有戶型的功能結構。 男女主人對于新家的想象有一定的差異,女主更傾向于文藝,木質的感受;而男主希望空間更簡約,或者更“酷”一些。在分析過后,我們認為是可以結合的,所以在方向定位上,一直在兩種感受之間找平衡。設計師:靳泰果 成都境意空間裝飾設計 設計總監

本案業主為年輕的夫妻,由于女主的職業關系,在家的時間比較多,所以公區功能性顯得更為重要。女主喜歡做西餐,偶爾會有家庭聚會。在思考過后,我們覺得可以滿足,所以大膽的在餐廳區域劃出了西廚及島臺的位置,加上家庭人數較少,我們又在戶型中劃片了主人的私密區域,由此改變了原有戶型的功能結構。 男女主人對于新家的想象有一定的差異,女主更傾向于文藝,木質的感受;而男主希望空間更簡約,或者更“酷”一些。在分析過后,我們認為是可以結合的,所以在方向定位上,一直在兩種感受之間找平衡。設計師:靳泰果 成都境意空間裝飾設計 設計總監

本案業主為年輕的夫妻,由于女主的職業關系,在家的時間比較多,所以公區功能性顯得更為重要。女主喜歡做西餐,偶爾會有家庭聚會。在思考過后,我們覺得可以滿足,所以大膽的在餐廳區域劃出了西廚及島臺的位置,加上家庭人數較少,我們又在戶型中劃片了主人的私密區域,由此改變了原有戶型的功能結構。 男女主人對于新家的想象有一定的差異,女主更傾向于文藝,木質的感受;而男主希望空間更簡約,或者更“酷”一些。在分析過后,我們認為是可以結合的,所以在方向定位上,一直在兩種感受之間找平衡。設計師:靳泰果 成都境意空間裝飾設計 設計總監

本案業主為年輕的夫妻,由于女主的職業關系,在家的時間比較多,所以公區功能性顯得更為重要。女主喜歡做西餐,偶爾會有家庭聚會。在思考過后,我們覺得可以滿足,所以大膽的在餐廳區域劃出了西廚及島臺的位置,加上家庭人數較少,我們又在戶型中劃片了主人的私密區域,由此改變了原有戶型的功能結構。 男女主人對于新家的想象有一定的差異,女主更傾向于文藝,木質的感受;而男主希望空間更簡約,或者更“酷”一些。在分析過后,我們認為是可以結合的,所以在方向定位上,一直在兩種感受之間找平衡。設計師:靳泰果 成都境意空間裝飾設計 設計總監

本案業主為年輕的夫妻,由于女主的職業關系,在家的時間比較多,所以公區功能性顯得更為重要。女主喜歡做西餐,偶爾會有家庭聚會。在思考過后,我們覺得可以滿足,所以大膽的在餐廳區域劃出了西廚及島臺的位置,加上家庭人數較少,我們又在戶型中劃片了主人的私密區域,由此改變了原有戶型的功能結構。 男女主人對于新家的想象有一定的差異,女主更傾向于文藝,木質的感受;而男主希望空間更簡約,或者更“酷”一些。在分析過后,我們認為是可以結合的,所以在方向定位上,一直在兩種感受之間找平衡。設計師:靳泰果 成都境意空間裝飾設計 設計總監

本案業主為年輕的夫妻,由于女主的職業關系,在家的時間比較多,所以公區功能性顯得更為重要。女主喜歡做西餐,偶爾會有家庭聚會。在思考過后,我們覺得可以滿足,所以大膽的在餐廳區域劃出了西廚及島臺的位置,加上家庭人數較少,我們又在戶型中劃片了主人的私密區域,由此改變了原有戶型的功能結構。 男女主人對于新家的想象有一定的差異,女主更傾向于文藝,木質的感受;而男主希望空間更簡約,或者更“酷”一些。在分析過后,我們認為是可以結合的,所以在方向定位上,一直在兩種感受之間找平衡。設計師:靳泰果 成都境意空間裝飾設計 設計總監

本案業主為年輕的夫妻,由于女主的職業關系,在家的時間比較多,所以公區功能性顯得更為重要。女主喜歡做西餐,偶爾會有家庭聚會。在思考過后,我們覺得可以滿足,所以大膽的在餐廳區域劃出了西廚及島臺的位置,加上家庭人數較少,我們又在戶型中劃片了主人的私密區域,由此改變了原有戶型的功能結構。 男女主人對于新家的想象有一定的差異,女主更傾向于文藝,木質的感受;而男主希望空間更簡約,或者更“酷”一些。在分析過后,我們認為是可以結合的,所以在方向定位上,一直在兩種感受之間找平衡。設計師:靳泰果 成都境意空間裝飾設計 設計總監

本案業主為年輕的夫妻,由于女主的職業關系,在家的時間比較多,所以公區功能性顯得更為重要。女主喜歡做西餐,偶爾會有家庭聚會。在思考過后,我們覺得可以滿足,所以大膽的在餐廳區域劃出了西廚及島臺的位置,加上家庭人數較少,我們又在戶型中劃片了主人的私密區域,由此改變了原有戶型的功能結構。 男女主人對于新家的想象有一定的差異,女主更傾向于文藝,木質的感受;而男主希望空間更簡約,或者更“酷”一些。在分析過后,我們認為是可以結合的,所以在方向定位上,一直在兩種感受之間找平衡。設計師:靳泰果 成都境意空間裝飾設計 設計總監

本案業主為年輕的夫妻,由于女主的職業關系,在家的時間比較多,所以公區功能性顯得更為重要。女主喜歡做西餐,偶爾會有家庭聚會。在思考過后,我們覺得可以滿足,所以大膽的在餐廳區域劃出了西廚及島臺的位置,加上家庭人數較少,我們又在戶型中劃片了主人的私密區域,由此改變了原有戶型的功能結構。 男女主人對于新家的想象有一定的差異,女主更傾向于文藝,木質的感受;而男主希望空間更簡約,或者更“酷”一些。在分析過后,我們認為是可以結合的,所以在方向定位上,一直在兩種感受之間找平衡。設計師:靳泰果 成都境意空間裝飾設計 設計總監

距離-無間其余圖片:
1 2 3 4
免費設計

免費設計師上門量房、免費獲取3份專業設計方案、免費獲的報價方案